Link

深度圖!

Text

橡皮的味道

今天跑步後做完拉筋動作一如往常的躺在地上,看著天空被月亮照著靠天空的部分是亮的、靠地面的部分是暗的雲在緩慢的飄動。今天沒什麼風,雲飄得很慢。如果月光減弱一點就看星星。緩慢的想,也或許沒在想的半發呆狀態,讓雜訊持續的經過,我則是兩眼無神以第三人稱看著訊息流過腦袋。

在我頭頂的方向有兩個球場,分別有兩組人分別在單挑跟練習投籃,邊大聲地互相嗆來嗆去。垃圾話也是球場的樂趣之一。過一會,其中一組人走過去另外的球場說「可以報一隊嗎?」「好啊」另外一組人答應了。運球的聲音變成激烈不規則的乒乓聲,同樣夾雜著垃圾話,哈。

突然有一球出界了,球朝著我的方向快速地彈了過來。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以我現在放空狀態下的反應,好像會來不及起身、轉頭、確認球的方位、阻擋他打到我臉上。這時,我突然感覺到以前曾經被球砸到臉上,眼鏡被砸掉了鼻梁的痛楚跟嘴脣被擦破皮口腔流血的經驗,那個籃球表面橡皮的味道突然顯現出來。

不過,最後那出界球是被救走了,並沒有打到我。但我對那味道跟場景歷歷在目的經驗還真奇妙。應該每個打球的人都認得橡皮的味道吧?

Tags: life muse
Photo
民權大橋看台北市河景與天際線。秋天要到了的天氣真不錯!#autumn in #taipei #riverview #vscocam (at 民權大橋)

民權大橋看台北市河景與天際線。秋天要到了的天氣真不錯!#autumn in #taipei #riverview #vscocam (at 民權大橋)

Photo
只需要一般加油的請靠右,黃色的走道請禮讓給特別需要加油的朋友。#cheers

只需要一般加油的請靠右,黃色的走道請禮讓給特別需要加油的朋友。#cheers

Tags: cheers
Text

莫見乎隱,莫顯乎微

某一天在搭捷運的時候,看到有一個應該是學齡前的小朋友在捷運車廂自顧自的大聲說話,因為音量滿大的,周遭的乘客不時的會看這個小朋友或是身旁的媽媽。媽媽也勸阻過幾次「你太大聲了~會吵到別人~小聲一點~」。直到視若無睹的小朋友繼續大聲自問自答一小段時間,吸引越來越多乘客注目的眼光,媽媽終於受不了!用手大力地摀住小朋友的嘴巴說「你再吵試試看!」

看著這一幕,我想著。這個媽媽其實也試過幾次所謂的「柔性勸導」方式,最後終於理智線斷掉動手了。如果這個小孩長大了還記住這件事情的話,他可能可以說出當時他在自問自答的理由是什麼?可能是「今天鄰居跟他說捷運車廂的某個祕密,他想要知道那個答案所以搭捷運的時候就自問也沒人回答他只好自答。」或是「今天有人教他唱了一首跟捷運有關的歌,他很想要唱歌,但是媽媽沒有陪他唱。」媽媽則可能反駁說「我也已經跟你用講的,是你講不聽我才動手的。」

當然,這小朋友並沒有回話,因為他已經被媽媽摀住嘴巴了,未來大概也不會記得這件事情。但是我相信他今天的確受到「教育」了。內容是「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媽媽要生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媽媽生氣可以大聲說話,我不行。但是以後如果媽媽已經開始大聲跟我說話,我最好閉嘴。」

那假如我是他,我會怎麼做?雖然理性上知道不應該這樣做、也學過看過要給小孩愛的教育、要理解孩子在想什麼、每個小孩都是獨一無二的、要給他空間發展,但那實際上會是什麼樣子恐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作法。我知道我自己不是有耐心的人,就算我在有理性的情況下,知道該怎麼做比較好,但在日常生活的小意外上,我能夠每件事情都理性的思考過後才行動嗎?當我的小孩現在就在車廂裡面大吵大鬧不肯停下來,我真的能夠做到先把他帶出車廂,然後好好安撫他了解他現在在吵三小嗎?如果我也只是應急的叫他閉嘴。也只是反應出「當理性的教育方式與我自己的耐心問題衝突時,我選擇了順應我的本性,用了一個立刻可以見到效果,但長遠看來應該不好的作法。」所以今天如果我沒辦法改變我對待這件事情的根本看法,恐怕我今天用我的沒耐心反應在周遭的事物上,這些事物就會把這份沒耐心當成養分的一部分吸收並且繼續長大。

我相信每個人在做每個大大小小的決定都是經過複雜的計算的,就像「快思慢想」說的「直覺只是思考的捷徑」是一樣的道理。每一個直覺性的思考與行動都是由過去層層交疊的思考經驗累積而成,反而是過去人生經驗的精華反應。換句話說,當最後用手摀住小朋友的嘴巴叫他閉嘴的行動,可以理解成「The best she could do at the moment.」想到這邊,才又把秦始皇課程提到中庸的一句話「莫見乎隱,莫顯乎微」聯想在一起:人可以從他最小心翼翼隱藏、最不經意的動作中看出是不是一個君子。

回到捷運車廂。事實上我並不是討論媽媽這樣的動作可能會扼殺了小朋友的好奇心或創意,畢竟我兩者都不認識阿。我怎麼會知道這小朋友是真心吵鬧,還是媽媽不懂小朋友的好奇心?而小朋友長大後會記住的是有前期的柔性勸導,理解成「媽媽是很有耐心的,只是我真的音量太大了。」還是已經曉得中庸說的道理而看到了媽媽其實沒耐心與粗暴的一面。究竟哪一個會內化成這小朋友的人格,也是要看他的造化。只有透過時常的觀察與保有與孩子的溝通管道,才能慢慢的從中修正。把這些跟孩子互動的經驗內化成自己的價值觀,這樣下次在捷運站上就知道該怎麼處理了。

想過一輪之後意識到,我們就是以過去的經驗輸入叫做「我」的演算法計算之後,輸出我們的直覺與行動。而傾聽的動作就是透過「聽」別人對行動的反應,當成是資訊再輸入以強化與修正。少了傾聽的行動就給人霸道的感覺。戒慎恐懼阿。

(標題是不是應該改成「論監測於資訊 I/O 的重要」之類的阿 XD)

Tags: life thoughts
Photo
#kennycafe #summer night.

#kennycafe #summer night.

Photo
#中華民國 #外交部 關心您。

#中華民國 #外交部 關心您。

Text

跑步與心理暗示

從去年六月第一次跑發現自己體能其實下降很多,當時為了讓自己習慣運動,給自己的輕鬆的目標是只要肯讓心情上不討厭跑步的程度就好,所以一開始跑一公里也爽。中間其實不算真正保有這個習慣。從今年五月開始算是一個禮拜會超過兩次的跑,休息最久不超過兩個禮拜,我才覺得有養成的感覺。

到這邊我算是有讓自己第一階段的突破以前不喜歡跑步的心態。

是說我從去年五月前分別用了幾款不同的記錄跑步的 app 都沒有很順手,直到用了 RunKeeper 之後滿喜歡他的界面就一直用到現在,雖然它開啟速度好慢。其中預設的提醒機制是每十分鐘通知你目前的進度。

直到我練習到可以一次跑 20 分鐘左右的時候我發現,第一次 10 分鐘的提醒會讓我有已經跑完一半的感覺,第二次提醒會暗示我已經跑完我今天的目標了。還是偶爾會還有力氣繼續跑兩三分鐘,但我好像給自己下個錨在「20 分鐘」跟「三公里」。後來習慣了之後變得第一次提醒會覺得來的好慢,第二次提醒後就覺得好累。而這多半是心理上的暗示「完成目標所以會累」。之後我把提醒改成 20 分鐘一次,嘗試用「第一次提醒才開始覺得累,第二次提醒是完成目標」的暗示看看會不會讓我跑遠一點。但是沒用!我還是一直期待 20 分鐘的目標完成暗示。而這麼錨定效應的來由我想跟我一開始設定的目標、我跑步的身體狀況、我自己覺得自從車禍之後我的體能下降很多,最後是輕鬆跑的目標綜合起來得到「這樣就夠了」的結論有關吧。

後來透過瞭解自己在跑步的心理狀態。我在突破五公里的那天,把提醒改成每一公里提醒一次,還有更新了歌單 XD。結果出乎意料的我在每跑過一公里的提醒時,感覺到的是「又跑過一公里」的充實感覺,最後也就這樣一直跑到設定的五公里。「身體也沒想像中的差麻~」雖然之後三天無法跑了,因為右小腿肌肉相當的酸痛 XD。但接下來每次跑過五公里還能再跑的時間間隔已經在第四次之後縮短到隔天可以再跑三公里,還是明顯有酸痛但又可以跑了 XD。

最後我的結論是,我才發現我會在不知不覺間給自己設下心理限制,很多事情不敢不去嘗試。之後應該還有很多要突破的吧!

Text

強盜擄人夢

夢中的社會正興起一股在街上強盜擄人的犯罪行為。他們平常就在路邊叫囂、輕推、玩鬧似的搶走你手上的東西再還給你,就算警察來了也只是說我們只是開玩笑的阿。用這樣的方式來確認目標。等到他們找到了目標,就會很迅速的開車衝向目標,人拉了就走,一溜煙的不見了。

在夢中有一座橋,橋的尾端是個 T 型的路口。這群黑衣強盜每次都會在橋的尾端開玩笑似的跟路人玩耍,臉上帶著玩世不恭嬉鬧的表情,手上的動作卻是粗暴的推拉搶扯路人的衣服、包包、鞋子。警察就算站在旁邊他們還是這樣做「欸~警察大人~我們只是跟他們鬧著玩阿~沒有犯法吧?」警察也只能摸摸鼻子的在旁邊看著。

場景換到我跟朋友們經過這座橋。早就有聽聞這群強盜的作風,經過橋的時候我就小心翼翼的防備,視線隨時掃射四周檢查有沒有可疑人物。果不然,剛過橋沒多久就一群人圍了上來,不是要打架的那種,像是推銷愛心筆的人。腳步急著靠近,手部動作沒有停過,會讓你覺得好像被冒犯,但不覺得要被犯罪的那種程度。我想要催促朋友們快速通過,但連我自己也被一個男生纏住,不知怎麼鞋子被弄得掉在地上。正當我蹲下要去撿鞋子的時候,朋友們走到了 T 型路口的轉角,正要消失在我的視線的時候,我看到黑色的廂型車已經迅速的從巷子出來往他們的方向衝過去,一個轉彎,大家都不見了。朋友、黑色廂型車跟黑衣強盜們都不見了。

在夢中的社會,要跟警察報案要有確切的證據,例如拍到臉孔以及正在犯罪的影片才有可能受理去抓人。也就是如此在橋的尾端的警察也無法去抓在橋尾端遊盪的黑衣強盜。因為車子是在轉角消失的,我也沒有辦法證明朋友的消失跟黑色車子的消失是有關連性的,所以只能無奈又氣憤的醒過來了。

Tags: Dream
Text

螞蟻大軍攻擊以及肯定排上瘋狂排行榜的透早衝浪行!

2014-07-30 05:30

跟呆呆聊到凌晨一點才睡,睡不到一個小時突然在睡夢中感覺到雙腳到大腿的地方(幸好及時醒來⋯)都是怪異的微小電流通過的麻麻痛痛的感覺。黑暗中用手撥了兩下症狀並沒有消失。又雙手雙腳各撥了幾次,奇怪怎麼還是一樣,而且撥完手上都有細細的沙粒狀的觸感「奇怪?難道是我洗澡洗不乾淨皮膚過敏嗎?」又在忍了兩分鐘仔細地品嘗這怪異的感覺之後,驚覺不妙!幹!該不會是螞蟻吧!?

想到這,立馬彈起身體開床頭燈看看手上的異物,幹!果然是螞蟻屍體!開了大燈看看我的雙腳,竟然滿佈螞蟻!(誇張了,大部分都被我幾次抓腳給弄死了。只是想要傳達那種恐怖的心理狀態而已)然後再看看床尾,靠夭!每五平方公分內大概有 30 - 40 隻左右的螞蟻,超噁心的!算一算光是床尾的正面上大概就有 2,000 隻螞蟻在鑽動!

立刻跑出去看有沒有人能幫我,幸好妹妹還醒著。她一看到之後,當機立斷叫我趕快拿吸塵器來開始清理現場,並開始尋找螞蟻的軌跡,相當有經驗而且仔細的翻開所有可能藏匿的地點跟路線。最後找到螞蟻竟然是從陽台的花圃,沿著地板窗台的縫隙再到我的床尾⋯。到底這麼大老遠翻山越嶺的殺來我的房間嘗試想要把我搬走的梗在哪!我從來不在床上吃東西,我也沒有糖尿病,更沒有尿床!

在我邊尋思梗到底在哪,叫威爺出來圍觀之後,妹妹已經把床處理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開始:拆所有的窗單被套枕頭套,洗澡換衣服,丟洗衣機。拿抹布蘸檜木精油擦床板、窗台以及螞蟻所有爬過的路線,希望能讓他們忘記曾經來過這裡!然後再跟妹妹拿水桶殺到花圃攪翻他們的老巢!

然後我就精神很好只好跟呆現在在往宜蘭衝浪的路上了 XD

Tags: Life
Photo
#wedding in #church.  (at 信友堂﹣中華基督教長老教會)

#wedding in #church. (at 信友堂﹣中華基督教長老教會)

Tags: church wedding
Photo
#黑莓車 特別來賓 #阿霈 (at 1967小酒館)

#黑莓車 特別來賓 #阿霈 (at 1967小酒館)

Photo
#黑莓車 告別演出! (at 1967小酒館)

#黑莓車 告別演出! (at 1967小酒館)

Tags: 黑莓車
Photo
You’re now at concrete jungle and the next stop is The Mountain.

You’re now at concrete jungle and the next stop is The Mountain.

Text

Introducing a brand new Instapaper Channel

ifttt:

image

There’s a brand new Instapaper Channel on IFTTT and it’s equipped with your most requested features, including five new Triggers!

If you haven’t heard, Instapaper is a simple tool for saving web pages to read later on all your devices.

IFTTT Recipe: Share links from an Instapaper folder to LinkedIn connects instapaper to linkedin

IFTTT Recipe: Save favorited tweets to Instapaper connects twitter to instapaper

IFTTT Recipe: Send Instapaper highlights to Evernote connects instapaper to evernote

IFTTT Recipe: Save today's most dugg story to Instapaper connects digg to instapaper

IFTTT Recipe: Get a weekly email digest of your Instapaper likes connects instapaper to email-digest

The team at Instapaper also shared a bunch of Recipes for you to try, take a look.